火趣阁

第6章 棺材绳

《悬刀》转载请注明来源:火趣阁huoquge.com

刘书义还在丁零咣当的找,我口中喷出的一口烈酒,化为一道炙热的火焰,擦过王忠强的脑瓜皮。

火焰尚未完全熄灭,我的右手已经灵活地一抖,麻利地解开了缠绕在王忠强脖子上的那根粗糙的麻绳。

我把这根麻绳拿到鼻尖闻了闻:“先进屋子里头再慢慢说。”

这麻绳透着股阴寒之气,还夹杂着一丝油漆的呛味。

依我看,这玩意儿十有**是那些专门用来捆绑棺材的绳索。

通常情况下,抬棺绳用过一次就得焚烧处理,只有那些常年干着抬棺活计的人家,才会备上几条结实耐用的绳子,而那些用过的绳子也得妥善收好,否则容易招惹邪门歪道。

此刻套在王忠强脖子上的这根带着漆味的绳子,说明它不止捆绑过一口棺材,很可能就是从哪个角落流出的棺材绳。

看样子这次的事情可不简单!

王忠强坐在破旧沙发上连灌了几大碗土烧,这才缓过神来:“兄弟,你可得救救我啊!”

刘书义替我接话道:“你到底捅了什么篓子?这事儿可不是随便瞧个风水、改个运势就能摆平的!”

“我真的不知道……”王忠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只要能保住我这条小命,多少钱我都舍得砸,你说个价吧!”

刘书义向我挤眉弄眼,示意狠狠敲他一笔,但我挥手打断:“这件事关乎到你,也扯上了老陈。我不能袖手旁观。至于钱的事儿,你自己看着给,我不挑理儿。你先告诉我,最近这半拉月,你都去哪儿溜达了,干了些啥勾当?”

王忠强絮絮叨叨说了半天近半月的经历,却听得我眉头紧锁。

在他们那个圈子,提起王忠强的喜好,大家伙儿都会异口同声地说:“这家伙没别的嗜好,就好那一口美娇娘;这辈子没啥大追求,就爱凑个热闹。”

这半个月里,他沾染了多少红粉佳人,赶了多少场子,他自己都数不清。

总而言之,他说了一通,却没有半点实质性的线索。

刘书义皱着眉头问:“师叔,我看老王去的那些地方也不算偏僻荒凉,是不是有人寻仇来了?”

我盯着王忠强的眼神变得意味深长:“你最近是做了啥亏心事,还是祖上欠下了血债?”

“真没有啊!”王忠强连连摆手:“现在这个世道,十个事情九个都能拿钱解决,我现在就剩那么几个糟钱,还能干出啥丧良心的事?就算偶尔越界,也是花钱买乐子,两情相愿的,没做过啥缺德事儿!要说祖上……”

王忠强犹豫了一下继续道:“我就知道我们家往上三代都是种地的农民,家里穷得叮当响,哪冒出过什么大地主?我哪清楚他们以前究竟干过些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宝屁龙龙提示您:看后求收藏(火趣阁huoquge.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新书推荐

渣女每天都在坚强自救捡到失忆布鲁西后[综英美]抓紧她假千金每天都在阻止自己发疯我在古代经商撩太子我在编外当刑侦教科书[综漫]第五角色有自己的想法什么!我的男主是花魁?我真的没有修罗场工作日的好人小姐[休假日的坏人先生]春庭晚摊牌了:我是重生者考科举,当大官和亲自尽后和死对头重生了绝对不可能打出团灭结局(无限流)医生又在给霸总看病吗最强公主,专克男主虐过的主角都赖上我了(快穿)小表妹团宠日常雾云山里[种田]君侯夫妇是万人迷神明的异学园我系统,我老婆凤傲天全世界听见她心跳在宝可梦的世界当导演的日子乖崽[快穿]温菀的功德系统渣了两个男人的我带球跑了关山月琉璃阶上哟!男主哥你当过花魁?不必谢寰瀛[反穿]捡到个刺客首席啊家人们学神她拒绝攻略剧本同窗是个娇美人农门小娇娘位面论坛当你穿进正在玩的乙女游戏里谁让我心甘情愿嫁去古代?不诀别曲[娱乐圈]